当前位置:鬼故事 > > 白曉保,老人陪伴,黃升,午夜講堂

白曉保,老人陪伴,黃升,午夜講堂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2-23 15:11:18 浏览数:

  萬家齊期末考試又挂科了,挂的是人體解刨學。

  身爲醫學院的學生萬家齊卻有著暈血的毛病,真是讓人懷疑,他當時報考醫學院的時候,是不是喝醉了,亦或者一緊張點錯了。

  迄今爲止,萬家齊已經連續挂了兩年的人體解剖這門學科了,如果在畢業之前他通不過的話,他就拿不到畢業證與學士學位證書。

  那樣,他這四年的大學就白上了,什麽都的不到。

  剛剛開始的時候,在上人體解刨學課堂上,教授用的是福爾馬林浸泡過的屍體,已經沒有了血液,萬家齊在解剖的時候,黃升很上手。

  可到了考試的時候,用的卻是實實在在的屍體,這樣一來,萬家齊就不行了,一看到鮮血就眩暈,兩個眼睛癡癡呆呆的,就像是被嚇傻了一樣。

  其實,大家都不知道,萬家齊並不是真正的暈血,他一看到鮮血,就會讓他想起恐怖的事情,所以,他看到鮮血之後,神色就會變得十分的畏懼。

  那是萬家齊上高中的那會,老人陪伴他喜歡上了班裏一個叫小珍的女孩,對這個女孩展開了愛情的攻勢。

  剛開始的時候,小珍答應了做他的女朋友,可是後來,小珍卻喜歡上了另外一個男生,黃升讓他心裏十分的不舒服。

  那天黃昏,萬家齊看見小珍和那個男生手拉手的走出了校園,走進了學校外面的小樹林,兩個人在小樹林裏盡情的親熱著。

  萬家齊就躲在暗處觀察,看到兩個人的衣服脫掉之後,他的心中悲憤極了。

  他再也無法忍受心中的怒火,拿著隨身攜帶的水果刀,將小珍和那個男的全都殺死了。

  殺死小珍和那個男生之後,萬家齊將兩個人的胸腔完全的割開,將他們的心髒取出來,扔到地上,然後對著那兩個心髒撒了一泡尿。

  然而,當他做完這一切,大泄了心中的郁悶之情,感覺自己的心情十分的舒暢。

  就在萬家齊准備將兩具屍體清除的時候,小珍那血淋淋的屍體猛然間站了起來。

  直挺挺的站著,對著萬家齊瞪了一眼,萬家齊清楚的看到,小珍全身的鮮血滴答在地上,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胸腔起伏著,被割開的肚皮就像兩扇門一樣,隨著胸腔的擺動而內外的搖擺著。

  小倩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憤怒和不甘,像是要找萬家齊索命一般,身體微微前傾,搖搖晃晃的向著萬家齊走來。

  萬家齊在此時已經被嚇得腿都軟了,剛剛那股高興勁全都蕩然無存了,隨之而來的則是深深的恐懼。

  萬家齊再也不顧什麽毀屍滅迹了,轉身就跑,不知道摔了多少個跟頭,白曉保才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宿舍。

  從此之後,萬家齊就特別的害怕鮮血,一看到鮮血,就會情不自禁的想起小珍那血淋淋的屍體,就會想起小珍那怨毒的眼神。

  如今,萬家齊必須面臨的就是補課了。

  解刨課是學校組織的,爲了增加這些膽小懦弱的學生膽量,特意將時間定到了午夜十分。

  萬家齊的心理非常的不願意,但是,他一點辦法都沒有,畢竟,挂科的後果是非常嚴重的。

  關乎著畢業證和學士學位證,他不能挂科,如果這兩個證書他拿不下來的話,那麽,他畢業以後,就肯定找不到好的工作,別說醫生了,就是護士他也當不上。

  解剖室的位置距離萬家齊的寢室樓不是很遠,他走出寢室樓轉個彎就到了。

  當萬家齊走到解剖室所在的大樓之內的時候,發現整個大樓的燈都是開著的,這讓他安心了不少。

  進了解剖室之後,萬家齊的心理更是安心了,因爲所有補課的學員都在拿著筆記本,這就說明,今天可能還是講解理論知識,而不是實際的進行解剖教學。

  當萬家齊找個座位做好之後,那個爲他們補課的教授也走了進來,走到講台前之後,老教授並沒有說話,而是拿著一把手術刀在講台上擺弄,仔細的摩擦著,很是小心的樣子,給人的感覺就像撫摸愛人的臉頰一樣。

  看到教授這幅神情,大家都很是疑惑,不知道教授想要幹什麽,爲什麽不講課,白曉保白曉保而是做出這番姿態,白曉保那閃爍著寒芒的手術刀,讓這些學員感覺到了一絲恐懼。

  你跟我去搬一具屍體!

  老教授的手術刀指在了萬家齊的腦袋上,讓萬家齊一陣頭大。黃升

  三更半夜的去搬屍體,這不是開玩笑嘛?

  萬家齊的的心理很不願意,但是,老人陪伴他現在無法拒絕教授,因爲他感覺,如果他要是不去的話,教授手上的那把鋒利的手術刀一定就會紮進他的腦袋裏。

  雖然這個想法很荒謬,可這就是萬家齊此時心中最真實的想法。老人陪伴

  萬家齊皺著眉頭和老教授走出了那個解剖和講課一體的講堂。

  當兩個人走過一道走廊的時候,周圍的燈瞬間的熄滅了,整個走廊黑漆漆的一片,什麽都看不見!

  教授!怎麽停電了?

  萬家齊的心中有些慌亂,也有些害怕。

  教授,聽到嗎?你在哪?

  萬家齊聽不到教授的回答,也聽不到除了自己而外的任何腳步之聲。

  難道教授失蹤了?

  萬家齊的心中有些疑惑,更多的還是恐懼。

  他伸出雙手,小心的向前摸著,只要找到牆壁,他就能沿著牆壁一直都到外面去。老人陪伴

  可是,他的手並沒有解除到牆壁,只是摸到了一個人。

  他一開始以爲,這個人一定是教授了,可是,當他摸到這個人的肩膀上的時候,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

  這個人是個長頭發,是個女人,而教授是個男人,這個人並不是教授!

  這這個人是誰?

  就在他心中疑惑的時候,所有熄滅的燈都亮了,萬家齊終于看清了這個人,這個人手裏拿著教授剛剛拿著的那把鋒利的手術刀,可卻並不教授。

  她她是小珍!

  小珍用憎恨的眼神凝望著萬家齊,讓萬家齊感到萬分的恐懼。

  他知道,小珍是來尋仇來了,是來索命來了。

  他張開嘴巴,准備的生的呼喊,可他的嘴巴剛剛的張開,喉嚨就被鋒利的手術刀割開了。

  從肺部呼出來的那股氣體頂著血沫子,在萬家齊的眼前形成了一片血霧,這已經是他此生所能看到的最後的一副畫面了。黃升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文本,所有灵异事件均有本站大当家整理发布,流传于民间的神话故事,奇异鬼事,邪魔外道,长生不老制药。 均有老一辈人的说话,有人说就有人记录,写成文章形式,供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