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 千島湖事件,譚嗣同傳,失範,欲報之德,昊天罔極

千島湖事件,譚嗣同傳,失範,欲報之德,昊天罔極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2-17 10:03:46 浏览数:

  東彭縣,方家村。

  村頭的三花嫂天未亮就起了床,上火煮了鍋白粥草草喝了,就趕去村南邊的五福叔那買了一大塊五花肉,一根排骨。

  三花嫂,早啊,聽說你家仔要回來啦?頂有出息啊,大學生好!五福叔一邊利落地剁排骨,一邊大聲問道。千島湖事件

  是呀,是呀,要回來了,這不暑假了嗎。三花嫂喜氣也抑不住,一臉笑呵呵遞過錢去。

  兒子方其實是她們家的驕傲,在全村也是出了名的大學生,她每每和村人閑聊,總是三句不離兒子。

  她含笑接過裝好的鮮紅生肉,回到家旁邊的菜地裏摘了幾棵她自己種的菜,又挑了幾個大的番薯和芋頭,千島湖事件便料理開來。

  去,去。失範她笑得嘴角有些僵硬,瞧見幾只蒼蠅圍著她剛買來的生肉轉,忙上前揮手驅趕。

  -

  方其實今年大三,在省城的大學讀書,一年到頭就回兩次家。路途遙遠,路費也不便宜,只能偶爾和母親通幾次電話。

  不過今年有些不同,他新交了個女朋友。譚嗣同傳要知道,他長得既不帥,家裏也沒錢,又是小地方出來的,失範學校裏哪裏有女孩子看上他。譚嗣同傳

  難得靜怡不嫌棄他,小康家庭的她覺得男人有抱負,肯努力就不錯了,今年暑假還要陪他一起回老家。

  方其實拉著兩個大行李箱,在擁擠破舊的車廂中尋找座位04A,04B。

  找到了,靜怡,這邊。兩人安頓下來後,方其實想打個電話給母親提前說下情況,電話卻一直沒人接聽。

  估計伯母在忙吧,待會再打。靜怡見況說道。方其實點頭,收起手機。

  靜怡,跟你提前說一下,失範我家那邊不比大城市,很多方面比較落後,你要有個心理准備。連到家那邊唯有的一班火車也是很老舊。

  方其實心裏有點自卑,擔心靜怡一見到他們那邊的情況,掉頭就走,卻也勸不住她不要來。

  沒有那麽誇張吧,以前我姥姥家也是住村裏頭的,小時候我媽還帶我去住過呢,只是沒什麽印象了。

  靜怡也知道他家窮,但自己選的男朋友,有什麽辦法呢?誰叫她就是喜歡上了,只希望他以後有出息,兩人一起努力在省城買個房子就好。

  況且她是獨生子女,家裏沒負擔,父母是雙職工,幫個手還是很容易的。

  到了下午四點,火車在東彭縣臨近的市區停下,兩人又叫了輛三輪車,一路顛簸,終于到了縣郊。

  謝謝師傅啊,就這下了。方其實掏出二十塊錢,遞給三輪車車夫,扶了靜怡下車。

  靜怡坐了一天車,又頂著大太陽,熱氣熏的她頭昏腦脹。

  小夥子,你們是哪個村的啊?大叔收了錢,臨走前還問了一句。

  方家村的。方其實心裏也煩躁,簡單回了一句。

  方家村出來的啊你們是大學生吧,看這氣派,有出息啊!還是讀書好。沒有人捧場,大叔自己哈哈兩聲,就突突地開走了車。

  到了嗎?靜怡轉頭只看到一條細細長長的土路,也沒看到房子。

  再忍忍,還要再走一段,後面車開不進去。方其實開了瓶礦泉水,遞給女朋友。

  偉人也說過,要想富,先修路。可是這麽多年了,他們村的路都沒修起來,村裏人想出來賣個東西都不方便,就只能繼續窮下去。

  也許以後等他賺大錢了

  -

  媽,媽,我回來了。方其實家在村頭第一間屋子,磚石房外一片荒涼,前面圍了個小院子,屋子裏也沒開燈。

  到了村裏,天已經要暗了,靜怡看了下手表,快七點了。

  你媽不在嗎?靜怡看屋子裏還一片暗。

  有可能出去串門了,我們先進去吧。方其實推開半掩著的院門,拉著行李箱進去,順手開了燈。

  屋子裏白央央的燈管亮起,蚊蟲瞬間四飛散開,靜怡一進去就覺得有股奇怪的味道,但不好意思開口直接說。

  你先坐著休息一下,我進去房裏放下東西。方其實招呼女朋友在廳堂坐著,自己拖著行李進裏屋去了。

  靜怡走得腳都痛了,就在一旁的條凳上坐下了。她從小一直生活在城市裏,不管什麽時間,四處總是熱熱鬧鬧的,第一次來到這種偏僻的農村,總覺得心裏瘆得慌。

  又餓又累的,她心裏忽然有點難受想家了。

  啊啊啊!靜怡正走神,轉頭卻見到裏屋門檻邊站了個女人,正盯著她,嚇得差點從凳子一角摔下去。

  怎麽了?方其實聽到叫聲,連忙跑了出來,卻見母親正在屋子裏,手足無措地看著靜怡。

  我,我剛剛去廚房煮飯了,出來見到個小姑娘,沒想到嚇到她了。三花嫂拉過兒子,譚嗣同傳左右看了看,其實,你又長高長大啦,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千島湖事件

  原來是虛驚一場,靜怡不好意思地撓撓頭,把長凳扶起,站在一邊。

  方其實拉過母親,媽,這是我女朋友,陳靜怡。方母不住點頭,也握了靜怡的手,拉了兩人在一旁坐下。

  你們先坐,媽剛做好了飯,給你們端上來吃。

  靜怡連忙又起身,我去幫忙吧,伯母。

  不用,不用,你們回來我就很開心了。坐著,我去端上來就好。失範三花嫂推她坐回去,腳步輕快地進了裏屋。

  你走這麽久也累了,坐著吧,我進去幫手就好。方其實提起一旁的保溫壺,給靜怡倒了杯水。

  靜怡猶豫了下,還是坐下了,心情卻好了很多,拿起水杯要喝,卻發現水一點熱氣都沒了。她倒了點在掌心,發現果然都冷了。

  咦,是很久沒換水了嗎?她四處看了下,卻沒看到熱水壺,估計村裏人還是用竈燒水吧。

  怎麽了?方其實拿了碗筷出來,發現靜怡還在發呆,走過來摸了摸她頭頂。

  沒事,千島湖事件水有點冷而已,我真不用進去幫忙啊?靜怡想著,第一次到未來婆家,總不好做甩手掌櫃。

  沒事,我媽早就准備好了,不過一起去端上來也行。方其實笑道。譚嗣同傳

  廚房裏,擺著做好的幾盤炒肉,青菜和糖水,一旁碗裏還盛了滿滿的三碗白米飯。

  媽!

  伯母竈台旁,躺了一個滿鬓斑白,衣著樸素的女人。

  -

  哎,三花嫂也是沒福氣,自己一個人拉扯兒子長大,好不容易等到兒子有出息了,女朋友也找到了,竟然就這麽去了。村裏一個上了年紀的嬸娘歎道。

  方家村又小又舊的祠堂裏,簡單擺了副棺材,村裏人都來了,在一旁幫忙。

  三花嫂三天前在五福叔那買了些肉,就沒有在村裏走動了,因她平時也少外出,村裏住得也散,大家夥一時也沒發現,她竟然就這麽去了。

  要不是方其實今天回來,也不知多久才被人發現。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文本,所有灵异事件均有本站大当家整理发布,流传于民间的神话故事,奇异鬼事,邪魔外道,长生不老制药。 均有老一辈人的说话,有人说就有人记录,写成文章形式,供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