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鬼故事 > > 董立文,濟南資質代辦,卡爾達肖夫,爲什麽信用卡“套”你沒商量?

董立文,濟南資質代辦,卡爾達肖夫,爲什麽信用卡“套”你沒商量?

作者: 发布时间:2019-12-15 20:19:28 浏览数:

  易書科技是一家以內容制作、內容創意、內容運營爲核心的多領域融合型發展的企業。本著內容精品化及跨界融合發展的理念,董立文致力于出版(紙質、數字、音頻、課程等載體)、影視IP、二維動畫、視頻等業務。

  之前曾流行過一句話:“一卡在手逍遙神州。”不管卡裏有沒錢,走到哪裏都能刷卡是一件讓人逍遙不已的事情。可是天下會有這樣的好事嗎?信用卡在你手裏真的可以讓你變得這般潇灑嗎?答案並非如此。

  大部分銀行的信用卡年費的産生與信用卡的激活情況並沒有什麽關系,換言之就是說在信用卡沒有激活的情況下,銀行一樣會在一年後對該賬戶照常扣除年費。這就好比你到一家賣餅的攤位前聞餅也要花錢一樣。

  有一些馬虎的用卡人將信用卡閑置了很久,于是乎就忘記了“休眠”卡年費照收的事。而一旦卡內的余額小于年費金額,銀行便會按透支來處理,並且會在銀行誠信系統中記錄,持卡人信用就這樣受到了不白之冤。

  人們常常會有這樣的情況,最近手上資金不太寬裕,于是就順理成章地按最低額度還款了,但是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下面這件事:銀行規定,如果持卡人按最低還款額還款,那麽銀行將仍然按照當月賬單所欠全部金額計息收費,日利率爲萬分之五。

  現在流行的“車奴”、“房奴”等衆多“奴”中,“卡奴”也是其中一員,這個詞來源于台灣省,從字面大家就可以理解其意思,即信用卡、卡爾達肖夫現金卡的奴隸。據記載,源自美國一些機構的巨大壓力台灣自上世紀80年代開放了信用卡這一業務,進入本世紀,超過350萬的人們繳納不出信用卡債務,其中很多破産者是由于刷卡過度而破産的。

  信用卡問題已經成了社會問題,“卡奴”層出不窮,造成的直接後果便是年輕人負債累累,變相爲銀行打工,發展到最後,搶劫銀行、自殺等類似的事件頻頻發生。爲了不讓這種情況繼續惡化下去,台灣省很多大學和相關部門的研究專家不得不輪番提出減免、降息等綜合解決方案。

  而現在“卡奴”這個群體正在大陸出現並增長,尤其是最近幾年各大銀行爭先恐後地在高校內發放信用卡,“高校卡奴一族”尤爲吸引人們的眼球。早在2006年一幕慘劇就曾出現在人們的視線裏,爲了償還信用卡的債務,一名學生不得不在學校裏乞討,而這兩年矛頭更是直指家庭層面。

  不久前,南京玄武區法律援助中心曾接待了這樣一位可憐的母親。她的兒子瞞著家裏偷偷辦了多達10張的信用卡,不到一年的時間就透支了16萬。“我該怎麽辦?不幫他還,難道看著他去坐牢?幫他還,我又去哪兒弄這麽多錢?”無助的母親不知所措,銀行每日催款,兒子又躲在外邊不回家,這位母親幾近崩潰。

  最近這樣的例子不斷地出現。深圳曾報導了一起80後女孩一年透支信用卡上百萬,被迫尋找非法組織“以卡養卡”,最後以同事報警、父母賣房還債解決問題結局的案例。

  除這些個別極端的案例外,讓人們擔心的還有另一群人,國內某白領網站的調查數據顯示,目前近一半的都市白領都是“承擔信用卡利息和負資産”,將近30%的人認爲自己被信用卡“套”住了,領薪水的日子成了還款日,已是名副其實的“白領卡奴”。回顧這兩年關于信用卡61 的新聞,這類題材幾乎占了九成之多,原本出于善意的信用卡似乎已然成了人們的“催命卡”。

  自2002年招商銀行發行了第一張針對學生的信用卡之後,多家銀行都紛紛效仿,瞄准了校園這塊信用卡的“墾荒地”。“從銀行商業的長遠角度來看,這一塊市場毫無疑問是深具潛力的。”一位業內人士表示,由于學生信用卡的額度相對來說是比較小的,所以風險也便較小,而且對于長期、優質客戶的發展和培養都有幫助,所以自然而然地受到銀行熱捧。

  據了解,學生信用卡的額度在3000元左右,卡爾達肖夫與一般有工作人的1萬元左右的額度相比較來說學生信用卡的額度確實是比較小的,在銀行攻城掠地、爭先恐後努力擴大自己客戶群的時期,學生群體自然成了“搶手貨”。

  “每到開學或者年底,學校就會有銀行的人來推銷信用卡,申請的手續很簡單。”北京某高校大三學生小孫向記者這樣敘述。濟南資質代辦來推銷的銀行工作人員,不僅會教他們怎麽填寫申請書可以比較快通過審批,有些人甚至還會幫助他們作弊。

  小孫向記者講述,他們填寫的地址一般都是宿舍的,父母電話那欄填填同學的電話就可以了,只要應付過銀行的審核就行,而這些便利都大大提升了大家辦卡的熱情。

  據調查,包括未激活的睡眠卡,學生擁有信用卡的比率高達60%,甚至有很多的學生一人持有兩三張卡。正是銀行工作人員不負責任的推銷方式給後來只增不降的不良貸款率埋下了伏筆。

  “每年到這個時候,宿舍樓的催繳信就堆積如山。”傳媒大學某宿舍樓傳達室樓管向記者抱怨道。畢業生才剛剛離開學校,來自各大銀行的挂號信便紛至沓來,可惜人都搬走了,到哪去找啊?

  據介紹,這已不是第一年出現這種現象,卡爾達肖夫面對這種情況,到目前爲止他們只能是或者退回給銀行或者交給學校。而記者從一些畢業生中了解到,不論哪種方式都不可能對他們造成什麽影響。

  “我手機換號,他們怎麽可能找到?”一位畢業生顯得“有恃無恐”,他申請表上所留的父母的聯系方式都是虛假的,而離開學校後,他就換了新的電話號,他向學校提交的就業去向也並不准確,所以他自信地認爲自己很難被銀行找到,“即便是找到了,只是幾千塊錢銀行不至于爲此而起訴我吧!濟南資質代辦”

  據了解,董立文類似這種心態並不是今年才出現的,而是傳自前幾屆畢業生,臨畢業前把卡刷爆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了,尤其是很多學生還欠著助學貸款,畢業之後離開了學校也斷絕和學校的一切聯系,連學校的助學貸款都不打算還了,這點透支根本不算什麽。

  專家提醒,實際上不還款的隱性風險依然存在,目前央行建立了個人誠信系統,系統將會記錄下所有人的信用記錄,如果出現信用卡欠貸的情況,就算數額很小,也都會對日後與銀行的交際(比如買房時申請房貸等)産生不良影響。

  比起校園推銷,在已經工作了的人群中發卡人員的推廣工作就更加方便簡單了,一般情況下只需要稍微填寫工作單位及資料就可以申請,于是發卡人員的身影遍布寫字樓邊、董立文一些交通線路出口。

  據了解,由于銀行間信用卡市場競爭愈演愈烈,卡爾達肖夫工作在信用卡推廣一線的發卡人員肩負很大的壓力,發卡量直接決定他們的收入情況。一些發卡員透露,銀行對于發卡員的發卡數量都有規定,通常是60~80張不等,少發便從底薪中扣錢,濟南資質代辦反之,超出也會給予相應的獎勵,一般一張卡在20元左右,推廣期,爲了快速提高數量,銀行給予的獎勵會高一些,而老牌的銀行則偏低。于是迫于收入的壓力,這些發卡員不得不整天在外“掃樓”,通常一天會去很多棟樓,不僅每棟樓均爲10層以上, 而且要一個單位一個單位地簽。

  由此還産生了一種新型的組織,這種組織由多個人分別拿到多家銀行的授權,董立文然後在地鐵口、寫字樓旁邊以及商場中集中擺設攤位,可以集中辦理多個銀行的信用卡,並以理財專家的姿態向申請者解說:“辦理3至5張的信用卡是比較科學合理、比較優秀的資産配置方式。”風險意識被發卡人員有意無意間淡化,使申請者過于放松心態,這種不良的方式直接導致不良貸款率的迅速上升。目前,濟南資質代辦甚至“斷供潮”已經在部分銀行的信用卡業務上顯現。一些學者分析認爲,顯而易見,近些年爲了搶占更多的市場銀行紛紛放寬審批門檻、提高授信額度,在經濟前景迷蒙的現今,大量吸收缺乏償還能力的客戶,這種做法的風險可能更大。

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文本,所有灵异事件均有本站大当家整理发布,流传于民间的神话故事,奇异鬼事,邪魔外道,长生不老制药。 均有老一辈人的说话,有人说就有人记录,写成文章形式,供大家阅读。